• 2010

    2010-12-31

    1月28-29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深圳
    2月11-24日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遵义
    3月8-12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深圳、广州、武汉
    3月30日-4月2日        杭州 永康 南京 苏州  普陀山
    4月16日-4月25日      成都 重庆
    4月26日-5月2日        遵义
    5月14日-5月17日      武汉
    5月19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津  
    5月28日-30日           杭州
    6月4日-8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海
    6月11-13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南京
    6月14-15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海
    6月18-21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沈阳
    6月24-28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连
    7月23-31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贵阳 兴义
    11月19-21日           上海、苏州、宜兴
       2010年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,想想年初还很惆怅的活动,已经成了过眼烟云,来来回回的差旅,到了下半年停顿不前。经历的那些焦灼,剩下来的居然都是些快乐的回忆,所以人是最会自我保护的动物,选择性记忆,不让自己受伤害。
       又是一段新的开始,无甚惊奇,但愿岁月依然静好,波澜不惊~ 

  • 长春的天空

    2010-12-08

    去过几次长春,前前后后印象最深的就是天空,很干净,很美。

  • 牡丹饼

    2010-11-07

    看完《萤之光》学做下牡丹饼.

    我用了泰国香糯米和江米,另外按2:1的比例加了盘锦的新米,早上起来就开始泡,泡了三个小时。

    红豆从昨天晚上就开始泡,不过好像也不用泡那么久的。

    第一遍要加热水,煮开后沥干水,说是把涩味过滤掉,第二遍加凉水熬,同样烧开后要沥干水,不过我嫌浪费,直接就熬了,过程中要注意把上面的浮渣弄掉。

    熬大概一个小时,然后就开始边熬边压一下豆子,这时候就不能走开咯,需要守着翻动。

    然后加细砂糖。

    我贪甜又加了点冰糖,事实证明有点甜,需要减少量。

    最后加一点盐,说是盐可以突出甜味。

    红豆沙就做好咯,做好了要拿出来装碗中,不留水气。

    煮红豆沙的同时,用电饭锅煮饭。煮好后闷一会。然后取出来,可以乘热加一点糖在饭里边,用木棍或者别的啥也可以,捣!有点像我们贵州人捣糍粑。

    捣的过程中,不用太细,要保持有些米粒的状态。热腾腾的还有点过年的小感觉。

    把捣好的饭捏成饭团,捏成长条形,可以捏紧一些。然后在手里把红豆沙捏好,留好中间位置,把饭团包进去整好形就可以啦。

     总结:

    1、糖有点多,下次要少放。

    2、米加水太多,失败。量也要再少点。

    3、红豆沙的水还可以再少点。量要再多点。

     

  •   就在期盼暖气快点来的时候,我以为秋季已经过去。在北京的大多数秋天我都会去香山或者八大处转转,并不是为了那些早已围起来的红叶,只是怀念些过去的时光。但是今年没有去,时光流逝恐惧症越来越严重,对生活都要失去兴趣,整日纠缠于明知不能挽留的种种,我很冷静的看着自己深陷其中,不能或者就不愿逃离,眼见得人生就要成为包袱。
      谁曾想,突然得了这通街的金黄,为了这点灿烂,暂且放低那些不知所云的暗淡心情。

  • 蝶恋花

    2010-10-22

     

    整理文件,发现这张五一回家时,在湘江河畔拍的照片.

    远处的凤凰山倒映其中.

    我想家了.

  • R0017318_光影_1

    暗夜里的飞行,无边无际的黑。

    空中小姐的声音划破寂静,请收起小桌板,打开遮光板……在迷糊中清醒过来,终于要到家了。

    稍微停滞的空间,突然响起急迫的报告,非常抱歉的通知,因北京雷雨,周边机场也不接受备降,所以本次航班决定返航。于是我安安静静的从终点又飞回了起点。

    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没有一点难受,平静如水。

    这世界怎么啦?!

  • 南国花香

    2010-01-30

    IMG_3845 - 副本

    凌晨五点起身。的士大佬兴致高昂,一路把自己刻的歌放好大声的给我听,问我孙悦大姐的新歌如何。

    渐亮的冰冷天空,热和的车厢,心里暖暖的。

    T3楼已然汹涌人潮,迷迷糊糊的没反应被管制了一个小时,让妈妈着急。

    脑内纠结,是否一日内往返珠海。结果唐唐来深圳血拼,刚好匆忙得见,只可惜两个小宝贝不能同行,下次见面又得长高不少了。

    北地飞雪,南国花香。

  • 善护念

    2010-01-24

    20061104(007) 

      “花落水流红,闲愁万种,无语怨东风”,西厢记里的一句话,中国古典文字的美可见一斑。 翻看旧照片,2006年上海陕西南路的红房子,仅仅转眼间。

      最近很忙,忙得时间飞跑,突然好绝望,想抓又抓不住的现在。

      每年一月,会到雍和宫去逐一拜拜每一尊佛菩萨,从左到右,一刻不停,需时三个钟头,出得门来,举步维艰。前前后后也快有近十年了。原来懂得一些之后,才有正信的亲近感。

      佛学里说一呼一吸是为一念,一念间就有八万四千种烦恼,所以照顾好你的每一个念想。

      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  • 让过去过去

    2009-10-25

    IMGP1266

      极其混乱的一段日子,从国庆前开始,至今终于回归一定程度的平静。年会,台湾,香港,倒计时,那个特区来来回回的去了几趟,同时还交织在不同业态之间,临近午夜还在转动的机器,让我莫名其妙的兴奋,想起小时候记忆里工厂通宵加班的热情,觉得这样才充满活力。在各个五星酒店里跑来跑去的时候,想想如果接下来我能做个有钱人的话那该多好哇。

      从开始就知道结局的丢失,终于在短暂的迷题后就指引给我答案,我平静甚至有些欣慰的接受我的预见。所以从北京到遵义,飞行转公路,单程超过2000公里的距离,2009年的10个月内,我走了四个回合,真是八千里路云和月,不愧为万里长征的转折点。这些让我明白,原来我离家并不远,只是自己拉远了离家的距离。早晚去幼儿园接送妹妹的小宝,再陪着她画画,心甘情愿的受她驱使去公园坐那些我自己永远不会坐,坐了下来就晕乎乎的物件,一会抱一会扛,我成了她的交通工具。给爸妈做做饭,整理整理家里那些我不扔就没人知道该不该扔的旧物,叫来浩和红这两个老朋友,绝好的牌搭子,陪爸妈打上几圈麻将,我继续看那些不知道啥时候能看完的书,原来慢下来的感觉也挺不错。

      遇见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回想起一些早已出现过,但并没在意的点点滴滴,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实在是难以相信是否真实,在经历了慌乱、恐惧、挣扎之后,那个过程灰暗得我亟待心理的重新建设。后来我想既然有妖魔鬼怪,就必然有满天神佛,本是我信仰,所以冷静。终于得已审视我糟糕的生活状态,于是我开始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健康,结束了超过十年没有在12点前睡觉的坏习惯,中午休息时就去户外晒晒太阳,扔了一大堆的东西,终于让这个屋子出现前所未有的宽松,要慢慢学习宽容的对己待人。

       稀里糊涂的买了套房子,到现在我都没搞清楚状况,总之胡乱签了一堆厚得不能再厚的、都没时间让我看的卖身契后,我终于在这个城市有家了,虽然还有漫长的等待,那一瞬间还是有小点开心。

       听师傅的,让过去过去,重新开始新生活。

  • IMGP46981

    谢谢你们给我的。。。在2009年9月10日的最后一刻!